分卷阅读42(1 / 2)

他低头看着那只烤鸡,那只万恶之源的烤鸡。

小晏接受余尘仙子的传承后,虽然已经理解了那份传承的本质与核心,但是如何调动天地间的灵气,以抵消言灵所带来的反噬,对晏行而言,还是有些似是而非。

之前在贺临的注视下,晏行也尝试过几次,却都不得要领。

却没有想到,竟然在这里成功了。

贺临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小晏。”

“嗯?”晏行歪了歪头,有些困惑地道,“是我做错什么了吗?”

贺临按了按晏行的脑袋,“你难道没有发现,你已经开始不自觉地运转功法了吗?”

晏行愣了一下,忽然一拍脑袋,“对啊!我都没有意识到!”

“现在仔细想想刚才的感受。”贺临道,“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吗?”

晏行捧着油纸包,仔细思索了一会儿后,迟疑着道,“如果说不同的话,可能……是我这一次的期待特别强烈?”

“强烈的期待吗?”贺临低声道。

只是,将这种强烈的期许用在了一只烤鸡上,听起来反而有些儿戏了。

“怎么会儿戏呢?”晏行却完全不赞同贺临的看法,“我觉得这很重要啊!尤其是和你分享的时候。”

似乎是完全没有想到晏行居然会这样认为,贺临直接愣在原地。

一旁的郁行舟轻轻咳嗽了一下,“那个,需要我回避一下吗?”

贺临:……

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额角,“我想,你可能是误会了什么。”

“对对对,我误会了,我误会了!”郁行舟打着哈哈,“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东西没买好,先去集市上看看,你们俩先回去!”

说完,不等贺临开口,郁行舟整个人就像是一条滑溜的鱼,飞快地跑远了。

贺临:……

“走吧,先回去。”贺临将油纸包接过,握住了晏行的手腕。

*

伴云宗虽然败落了,但是郁行舟却将整个人宗门打理地很好,房屋建筑看上去破旧,但却十分干净,只是家具偏少,但对于修士而言,很多时候,只需要一个蒲团,能够打坐便已然足够。

在逃出来之前,晏行的生活倒能算得上是养尊处优,但在伴云宗住下,他也没觉得有什么落差。

尤其让晏行喜欢的,便是窗户外的景色。千山绵延,翠色弥漫,被窗框框起,便瞬间成为了一副绿意盎然的山水画。

将晏行安顿好,贺临看着那个还在冒着热气的油纸包,思索了一会儿后,手中不知何时凝结出了一柄冰刃。

手指翻飞间,薄厚相同的肉片便在白色的瓷盘上堆叠起来。

肉片的一侧还带着一层薄薄的外皮,焦黄可口。

没多久,一整只烤鸡便只剩下了一副完整的骨架。

贺临在自己的储物空间里翻了一下,最后只翻出来两支玉质长簪。

“先用这个吧。”贺临把那两支玉质上簪递给了晏行。

晏行接过“筷子”,“你不吃吗?”

贺临右手上忽然间从无到有地凝结出了一双冰制的筷子,“一起吃。”

在晏行低头的时候,贺临左手做了一个往外推的动作,远处,荀仲迅速闪身,避开了飞过来的冰箭。

“嗤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荀仲不屑地哼了一声,“小舟也给我买了好吃的!”

荀仲慢悠悠地回到自己的住处,便看到郁行舟捧着一个碗飞快地跑了过来,同时,还有一股奇怪的臭味儿被风送了过来,荀仲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,他的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。

“师尊!”郁行舟跑到荀仲面前,笑着道,“这是我特意买给您的!”

荀仲退后一步,忍下了捏住鼻子的冲动,眉头微微皱起,“买给我的?”

“是的。”郁行舟有些不好意思地道,“虽然师尊已经辟谷,无需再进食这些凡俗之物,但这种名为臭豆腐的食物堪称一绝。闻起来臭,但吃起来却另有一种香气,弟子十分喜爱,所以特意买来请师尊品鉴一二!”

荀仲:……

别人心心念念送的是闻起来香吃起来也香的烤鸡,就你送的是闻起来臭吃起来不一定香的臭豆腐是吧?!

荀仲的心里有一万句吐槽想说,但是看着郁行舟那兴奋中隐含期待的神情,到嘴边的吐槽还是被咽了下去。

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,“放下吧。”

等会儿你离开我就把这臭豆腐给扔了!

郁行舟丝毫不知道自家师尊那丰富的心理活动,开口道,“这是村口王大爷家的碗,等吃完后还要还回去呢,师尊不妨现在……”

“你今日的功课做完了吗?”不等郁行舟说完,荀仲就打断了他的话。

郁行舟愣了一下,接着讪讪道,“今日的还没做完。”

“既如此——”看着郁行舟满脸紧张的模样,荀仲轻哼一声,把份量减了一半儿,“再做五遍。”

郁行舟瞳孔震了震,试图讨价还价,“师尊,今日小晏刚来,怕是时间……”

“怎么,难道你想做十遍?”

郁行舟立刻闭上了嘴,“我这就去!”

眼见着郁